第 191 章

推荐阅读:任务又失败了你的愿望我收下了[快穿]广府爱情故事带着嫁妆穿六零穿成残疾反派在娃综摆烂后,我爆红了洄天[大唐]武皇第一女官我跟他不熟守寡后我重生了嫁给铁哥们真千金和反派首辅HE了我在八零靠脑洞破案[刑侦]你老婆没了二嫁帝王第九农学基地竹马难猜和御姐法医同居后我弯了小漂亮被偏执室友们缠上[穿书]东家有喜

第191章

这些年,陆续有人过世。

如今叶碎金头上已经没有长辈。同辈中,五郎病逝,十郎纵情酒色,把身体搞坏,也过世了。

赫连响云多年征伐,身上伤病多,六年前就过世了。

大穆唯一一位活的国公周俊华挺高寿的,三年前过世了。

房州三将中孙广通、邓重诲都过世了。

这都是大将军级别的人物,年纪老了,成批地走。

而去年,宗室长男,乳名阿龟的静郡王,也因病去世了。

时年三十七。

算年轻的。

这一年,叶碎金还康健,端王叶长钧却病倒了。

他六十三岁,四世同堂,儿孙环绕,也算高寿。

眼看着,大限将至。

叶碎金亲临端王府看他。

三郎已不能起身。

他问:“碎金,史书上,会如何记我?”

叶碎金道:“开国贤王。”

端王叶长钧,堪称贤王之典范,实在为宗室立下了好的榜样。

可他,也想征江南,收燕云。

三郎怅然叹息。

人生,哪能没有遗憾的。这世间,从来不存在圆满。

“碎金,我最近常梦见叶家堡。”他呢喃,“小时候,我们玩骑马打仗的游戏。我给你做马,一下子就把四郎五郎给撞翻了……”

叶碎金也回忆起来。

明明是那么久远的事,不知为何变得异常清晰。

她微笑:“你比我们都大,个子老高,谁都撞不翻你。”

“但还是你最厉害。”三郎回忆,“行军布阵的游戏,我们总赢不了。”

“有一回,四郎输急眼生气了,说你是个丫头片子,不该带你玩。”

“你和我一起,狠狠地把他揍了一顿,他哭着回去了。”

“碎金,人生一场大梦,你有没有这感觉。”他问。

叶碎金许久没说话。

因常人一场大梦,她大梦两场。

“碎金,该放手的时候放手吧。”三郎道,“立储吧。”

叶碎金答应:“好。”

三郎道:“不拘是谁家的,都行。”

叶碎金道:“我既答应过你,自然会做到。”

三郎颔首,闭上眼睛。

这一年,端王薨逝

许多皇帝晚年都想问天再借五百年,便容易沉迷丹药,偏信僧侣道士。

叶碎金没有。

她很清楚,她已经偷天续命,再敢借,恐怕天道都要将她劈作灰烬才罢休。

她终于决定立储。

此时,宗室繁盛,光是本家,人口都过百。

侄子们年长的三十来岁,最小的十岁。

侄孙们年长的亦有二十多岁,年幼的有还在襁褓中的。

曾侄孙辈,最大的已经八九岁了。

宫里的宗学里,三代同堂。

侄子、侄女跟叔叔、姑姑和叔祖、姑祖们一起上学。

袖侧提醒您:本章未完,点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文网址:http://zhongshengzaifujundengjiqian.qfyd.net/51168670.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fyd.net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