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83 章

推荐阅读:我是首富的亲姑姑[年代文]任务又失败了无人渡我嫁寒门[大唐]武皇第一女官你老婆没了蝴蝶轶事再少年穿成年代文中的学霸妹妹洄天东家有喜我在八零靠脑洞破案[刑侦]小皇子小皇子嫁给铁哥们竹马难猜香江神探[九零]继妹非要和我换亲直播写纯爱文的我在虫族封神咸鱼女配在年代文躺赢

第183章

透过那些奏折,能看明白那些朝臣们想要什么。

有些只想要国有储君,安定民心。譬如袁相,一心为公。

有些,则想要从龙之功,想要投资的方向。因在叶碎金身上,他们已经没法投资了。

不仅没法投资还没法掌控。

开国皇帝过于强势,相对应的,便是臣子的权力的收缩。

人跟人想要的差太多。有些人想要得遇明主,有些人想要虚君实相,大权由读书人掌握。

杨相没有上奏表,却独自来见叶碎金。

叶碎金问:“杨相何意?”

杨相道:“臣不会上书言立储,还会坚定地支持陛下。”

“因臣知道,陛下自己不愿的事,哪怕腥风血雨,也不会让旁人左右了陛下的意愿。”

“老臣出些微薄之力,也使朝上少些腥风血雨。”

“但也请陛下知道,老臣的心里,亦是希望陛下立储的。”

杨相肯支持她,就少了一份阻力。

叶碎金承诺:“待我四十再说。”

杨相看了看叶碎金。时人的平均寿命在三十岁。相对而言,贵人寿长,卑者寿短。

他从没见过叶碎金生病,她如今三十二了,看起来活到四十岁,应该是没问题的。

他叹息:”希望我能活到那时候。“

这一次的立储风潮,叶碎金强势地压了下去。

令她欣慰的是,因为已经和亲人们打过招呼,倒没有人贸然介入。

但杨相还是警告了她:“亲王们都壮年,小郡王、小郡公们也很快就会长大,储君之位悬而不决,小心人心异变。”

叶碎金却微微一笑。

“从来也没指望过人心永恒。”

“今生,我将邓州叶氏带领至此,已经对得起祖先、亲人。我已无愧于心。”

“今生”这个词用在此处也并没有不适当,杨相自然不知道与“今生”相对的,还有个“前世”。

今生,叶碎金把前世亏欠亲人的都偿完了。

只还有大将军。

大将军为她付出的,她也会都偿给段锦。

“接下来,我只为自己活了。”她道,“人不负我,我不负人。人若负我,便不要怨我。”

叶家堡的少年们都长大了。

家长也得有放手的时候。

既是成年人,自然要自己对人生的选择承担责任。

四叔,我也想大家都好好的。

但你也该明白,谁也没法控制别人的心。

叶四叔直到临终,最后挂念的都是家族。

但最后会有那样的遗言,不正是因为他明白人心难控,在权力的漩涡中或许就会有人迷失,难以善终。

叶碎金那时候真正想回答的是“我尽力”。

可终究不能让将要离世的老人失望,所以才回答了“好”。

至于四叔信没信,只有同在下面的父亲、祖父他们才会知道了。

“人心变了怕什么呢?”她眸子深邃,“兵

袖侧提醒您:本章未完,点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文网址:http://zhongshengzaifujundengjiqian.qfyd.net/51168651.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fyd.net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