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77 章

推荐阅读:他穿成了帝国瑰宝二嫁帝王直播写纯爱文的我在虫族封神大爆贪睡穿成残疾反派香江神探[九零]带着嫁妆穿六零你的愿望我收下了[快穿]穿成猎豹幼崽在原始种田小漂亮被偏执室友们缠上[穿书]洄天你老婆没了[大唐]武皇第一女官穿成年代文中的学霸妹妹权倾裙下小皇子竹马难猜广府爱情故事七零之改嫁死对头

第177章

端王走进了侧妃的正房。

侧妃没想到他这时候过来,她眼睛哭得红红的,迎上来:“你怎来了?王妃可好?”

她说着,眼泪掉下来,哭那个死去的小童:“二郎、二郎怎地这样就没了……”

她生得很美。

当时城破,她的父亲怕死将她献上来。

他不吃这一套的,摘了头盔,本想开口拒绝。一抬眼,看到了她。

十四五,眼中含着泪,忍着辱,站在许多军汉打量的目光中,俏生生如雪中莲。

那年他二十五岁,生平头一回,脑子里有一瞬竟是一片空白。

满世界的血污里只看见了她。

侧妃哭得梨花带雨,十分美丽。

端王凝视着她。

“那日我从宫中回来,酒醉微醺,是不是说了什么?”他问。

侧妃单薄的肩膀微微一颤。

“王爷说的是哪日?”她一脸困惑地问。

端王上前一步道:“便是去年年尾,我奉旨诛了崔家,进宫后又回来的那一日。”

端王,叶三郎,这从血火里杀出来的男人。他的气势压过来,侧妃无法抗拒地后退了一步。

“奴、奴记不得了……”她慌乱地说。

三郎凝视着她。

她不敢和他对视。

三郎又上前了一步。

“那我来提醒你。”他说,“那日,我在宫中和陛下饮酒回来,是不是醉中告诉了你……”

“储君,将出自我家。”

第二日他醒来,隐有所觉,但不能确定。

若追问,更露痕迹。他没有问,只希望自己没有说。

过去了半年了,快忘记了。

桐娘一口咬定是她,他觉得她没有动机。

然后,这段回忆跳出来,狠狠给了他一击。

侧妃的脸白得没有血色。

三郎便明白了一切。

醉中一句失密,点燃了她的野心。

可她根本不知道,叶碎金要求到那个时候,备选人年龄在十岁以内。

她的儿子已经出局了。

就一句前无头,后无尾的话语,她害死了他的一个嫡子。

桐娘是对的。

真是她。

苦涩和腥气充塞了嘴巴里。

三郎咬牙咬出了血。

遇到她的时候太晚,他已有妻室,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九郎混蛋,为着心爱逼死了原配。

他不能。

怎能这样做。

只能让她做妾。

虽是妾,可除了正妻之位,能给她的,他都给了。

她却害死了他的孩子。

她是想害死两个的,只阿龟幸运,没死。

但她的本意,是想他两个嫡子都死。

“你以为,我们能决定储君?”他逼视着她。

“你以为,大郎二郎没了,三郎就能上位?”

他一步步地向前,她一步步

袖侧提醒您:本章未完,点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文网址:http://zhongshengzaifujundengjiqian.qfyd.net/51168644.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fyd.net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