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70 章

推荐阅读:洄天东家有喜我跟他不熟蝴蝶轶事笨笨崽崽成为娃综对照组后穿成猎豹幼崽在原始种田带着嫁妆穿六零咸鱼女配在年代文躺赢任务又失败了无人渡我全世界唯一的omega幼崽我是首富的亲姑姑[年代文]穿成年代文中的学霸妹妹七零之改嫁死对头大爆贪睡嫁寒门[综武侠]侠客们的反穿日常和秦始皇一起造反广府爱情故事

新年正旦之日,中原王登基称帝。

看似匆忙,其实并不匆忙。

早在叶碎金入主京城称王的时候,这一切就已经在准备中了。

登基大典,举办得从从容容,威严肃穆,庄重辉煌。

北方,终又新立一国。

文臣呈上来的国号之选,叶碎金没有犹豫地选择了“穆”。

是的,仍然是穆。

这本就是,叶碎金选中的。

前世是,今生也是。

大穆,是叶碎金的大穆。

大典之上,叶碎金服衮衣,日、月、星辰、山、龙、华虫、宗彝、藻、火、粉米、黼、黻十二章穿在身。戴冠冕,天圆地方十二旒。

这一世,不是翟衣。

也没有人会再穿翟衣。

于礼,不该直视天颜。

但当礼成之时,百官都忍不住抬起眼去看皇帝。

皇帝代代有,女帝不常见。

十二旒映得玉面生华,十二章衮衣庄严不可侵,女帝美而威,贵而伟。

视线扫过来,凛凛然,压得众人都低下头躬起身。

段锦也躬下身去。

内心感到迷茫。

丹陛上的女帝,与那一夜的人,似是同一个人,又不似同一个人。

如此割裂。

女帝登基的第二日,宫城里就开始实行新的门规。

从前皇宫是皇宫又不是皇宫。从建筑上说,它是皇宫。但从功能和规矩上说,它其实与从前的节度使府没什么区别。

有一定身份的人都可以出入。

凭脸。

而今,皇宫成了真正的皇宫,再不能凭脸了。

有职务的人凭腰牌,没职务的人需要提请通报。

认牌不认人。

“将军,请回吧。”御前侍从将段锦拦在了前殿与后宫的分隔之处,“若有事求见陛下,请往前面。”

段锦将腰牌紧紧攥在手中,问:“冯稀元、桂四、宋豫和李卫呢?最近怎么没有看到他们几个?”

侍从回答:“他们几个外放了。”

新的皇帝,新的侍从,新的规矩。

新侍从得到的命令是,没有人能成为规矩的例外。

段锦转身离去。

旁的人没觉得有什么不对,毕竟都是皇帝了,各种规矩自然该跟上。

只有段锦知道,他失去了从前的特权。

前殿与后宫隔开了,臣子有事,只在前殿和御书房面见禀报,后宫只对宗亲开放。

段锦再也不能享有他独一无二的特权,直接去她的寝处见她。

意味着,她切断了和他的私人关系。

这从小到大,从孩童到少年到青年到将军的抚养、陪伴、教导、提携、指点的关系,到此结束了。

以后,只有君臣,皇帝与将军。

皇帝登基,当然不止这一点规矩上变化。

首先一个,叶氏与叶碎金同宗的,五服以内为宗室。

本家四叔、五叔、七叔、八叔皆为亲王。

袖侧提醒您:本章未完,点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文网址:http://zhongshengzaifujundengjiqian.qfyd.net/51062593.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fyd.net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