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68 章

推荐阅读:娇妾穿到乱世搞基建(女穿男)魔道祖师女配在婆媳综艺爆红了汴京生活日志我靠宠妃系统当了秦始皇的国师哭大点声嫁反派竹马难骑让你代管花店,星际灵植复苏了?小崽崽找上来了提灯映桃花穿成校园文男主的后妈老王不想凉[重生]私房医生不见上仙三百年判官针锋对决股掌之上我还能苟[星际]

第168章

卢青檐送进宫十个健奴,半年过去,只剩下八个。

最先被宠幸的两个得了赏赐便恃宠而骄,于是从宫闱里消失了。

余下的八个才想起入宫前卢郎君警告他们的。只靠近了贵人,靠近了权力的核心之后,他们便忘记了。

现在都冷静了,也看明白了。

女帝可以给他们金银财帛,但从始至终没有打算给他们任何权力。

再一想,女帝要什么样的贵公子得不到,为何要身份卑贱的他们?

这么一想,彻底冷静下来了。

心底那点效法前魏女帝面首的小小念头就掐灭了。

老老实实,服侍女帝。待年纪大了,新欢替旧人,旧人自可带着金银赏赐出宫,过个富足的生活。

被这男人一喝,健奴愣住。

的确这男人衣饰十分华丽,蹀躞带上的钉、扣都是金而非铜的,可知是有身份的贵人。

他犹疑了一下。

这时候里面传来了叶碎金的声音:“人呢?”

内宠还没反应过来,那个年轻男人径直走进去了。

内宠没敢拦。

侍从探头进来看。

侍从放了段锦进来就后悔了。

因现在情况不一样了。从前房中有丫鬟,段锦进去,自会有丫鬟去通禀。

可现在陛下有了内宠。

内宠在的时候,宫人们都退下了。屋里只有内宠在伺候。

一念之差放了段锦进去,立刻就后悔了。

探头进来,想拦住段锦。

侍从问:“将军呢?”

内宠心想,果然是个贵人,是个将军呢。

那将军又年轻又英俊,刚才看他的目光……说不得是不是女帝的情郎?

幸好没得罪。

内宠道:“进去了。”

侍从以为内宠通禀了,遂放下心来。

内宠问:“我怎么办?”

侍从想了想:“你回去吧。”

内宠无法,只得取了裘衣裹上,离开了。

段锦走进去,看到巨大的榻。这榻与地台一体,上面垂下帐幔,富贵奢华。

这都是晋帝当年挪了军费营造的。

地台下面有翻倒的水晶杯,酒水洒在了地上。

段锦走过去,看到叶碎金赤着脚,闭着眼睛趴卧在榻上。

段锦盯着她雪白的脚,身体里有风暴狂窜乱撞。

眼睛亮得吓人。

他走路沉稳,说话清晰,看着仿佛很正常。

实际他喝了一整日的大酒了,酒意已经侵入了脾肺里。

旁人以为他醒着,不知道此时的他正醉得深。

这醉的状态非是哭闹呕吐打人,而是又清醒,又疯狂。

他甚至能条理清晰地和秋秋寒暄对话。

所以连秋秋都没有意识到他此刻处在一种不正常的状态中。

敢为寻常所不敢为。

譬如,来见叶碎金。

段锦眼睛泛红,弯下腰去

袖侧提醒您:本章未完,点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文网址:http://zhongshengzaifujundengjiqian.qfyd.net/51050280.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fyd.net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