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9 章

推荐阅读:二嫁帝王满朝文武都能听到我的心声你的愿望我收下了[快穿]真千金和反派首辅HE了千山青黛我撩我老公怎么了?[重生]第九农学基地香江神探[九零]风月狩守寡后我重生了大爆嫁寒门穿成年代文中的学霸妹妹小皇子小皇子在娃综摆烂后,我爆红了[大唐]武皇第一女官广府爱情故事洄天小漂亮被偏执室友们缠上[穿书]

第99章

段锦有一会儿没说话。

叶碎金问:“怎么了?我脸上有什么?”

她还摸了下脸,以为沾到什么脏东西。

段锦有些困惑,道:“主人好像……已经很久没有生过气了。”

叶碎金顿住,凝视段锦。

他道:“好像,好像……得是去年夏天之前的事了。”

段锦愈整理记忆,愈感到困惑。

是的,没错。他一直在叶碎金身边,他太熟知她的事了。记忆中上一次她真的生气,已经是一年前的事了。

那之后的这一年多里,她也会做出冷目之色,凌厉之色,暴烈之色,但那都是有需要。她本人其实没有动过真的怒气。

旁人或许没有察觉,段锦不会察觉不到。

叶碎金知道这是为什么。

因为人老成精。

虽然前世她还没老到那种程度,但她人生跌宕,所见所遇都是普通人一生不能见的。所以离成精也不远了。

既已成精,怎会轻易动喜怒。

早说过,老去的心没法再年轻回来。

叶碎金微笑:“你再长大些,便会知道,人间事,逃不过四个字——不过如此。”

段锦正色道:“长大这个词,以后只能说明杰了,我用不上。”

叶碎金道:“今年十六了是不是?”

段锦:“可不是。”

叶碎金笑了。

笑中似有叹息。

段锦看不懂,也不知道到底叶碎金是承认他已经长大了,还是没承认。

总之现在他和十郎在一起,对比太鲜明,任谁都不会把他在当作“孩子”。

又因他是叶碎金贴身人,地位特殊,叶家长辈、郎、四郎、五郎,与他说话也俱都认真严肃,与对十郎不同。

这日他喊了段和到他住处吃酒。

人的位置越高,越能感到对力量的需求。

同是叶碎金的贴身亲卫,大家的竞争亦十分厉害。作为一骑绝尘遥遥领先的那个,段锦如今也有属于自己的“嫡系”。

他在刺史府里有自己单独的院子,非是给下人住的那种杂居院落,而是正经的院子。

且刺史府中因只有叶碎金,她是能士兵同吃同行的人,府里没有别的女眷,更无子嗣血脉混乱之忧虑,也不分内外院。

如段锦、秋生、二宝这些贴身的人,住行都在身边。

只段锦的待遇是最好的。

唐明杰是叶碎金义子,到了比阳之后,原也有他自己的院子。

但他愿意与段锦一起住,他的院子便空着,人日常里都是在段锦院子里生活起居。

只段锦不在比阳的时候,他才回自己的院子。

他虽是义子,与段锦却有师徒名分,对段锦执弟子礼。

段锦和段和吃酒,虽有小厮,他亦跑里跑外的。

但到底是叶碎金义子,段锦敢使唤他,段和可不敢。每次他进来,段和就得起屁股。

段锦笑道:“你去练功。”

唐明杰便一

袖侧提醒您:本章未完,点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文网址:http://zhongshengzaifujundengjiqian.qfyd.net/50331549.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fyd.net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