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4 章

推荐阅读:重生在夫君登基前小皇子直播写纯爱文的我在虫族封神我跟他不熟小皇子守寡后我重生了千山青黛洄天笨笨崽崽成为娃综对照组后任务又失败了月出皎兮贪睡穿成猎豹幼崽在原始种田我在八零靠脑洞破案[刑侦]我是首富的亲姑姑[年代文]穿成残疾反派再少年七零之改嫁死对头广府爱情故事你老婆没了

第94章

段锦本是有事来禀报叶碎金的,叶碎金两个收拾身边事的武婢告诉他:“主人在沐浴。可有紧急军情?”

段锦道:“没有,不是急事。”

丫鬟道:“既不急,那让主人好好休息一下吧。”

叶碎金外出征战,就只带了这么两个女子在身边,照顾生活贴身的事。

因只有两个人,便很忙。

丫鬟是刚从净房里抱着衣物出来的,身上还有从里面带出来的水汽。

没有什么特别的香气,那些舒服奢靡的玩意都留在家里,叶碎金行军打仗一切从简。一切生活所用,都和旁的人没差。

闻起来,就是普通干净又清爽的皂角香。

可是很奇异,那个普普通通的味道一直萦绕在段锦鼻端。

竟散不去。

一墙之隔,她在沐浴。

段锦脚步匆匆地离开了。

散不去,一直散不去。

心跳怦怦。

这些日子很久没做梦了。因战斗消耗太大,再旺盛的精力都消耗了去,夜里睡得深沉,没有什么绮梦。

这一下子,那些有的没的,荒唐的画面又在脑子里乱闪。

让人慌乱,好像做了什么亏心事,生怕别人发现。

偏遇到了严笑,见到他,一把扯住,眉眼乱飞:“阿锦,走,哥哥们带你去好地方。”

段锦正心虚,推辞两句没推掉,自不敢强硬,只好跟着几人去了。

一路问:“去哪里?”

众人只神色戏谑,就是不说。

到了一处地方,门口颇热闹,进进出出竟都是同袍。

裴家的,叶家的,都有。能看到不少熟面孔。

什么地方?

段锦问:“酒楼吗?”

那几个人笑得咕咕的。

严笑道:“你瞅着像个大人了,不似十郎。原来也是小孩。”

段锦:“?”

几个人推着他进去了。

也像酒楼,有许多桌椅,很多人吃酒,几乎没有本地人,简直如同被叶家裴家包场了一般。

他们几个衣衫一看就是有头脸的人,便有一个妇人迎上来,眉开眼笑地招呼着迎进了包间里。

不一刻,进来一串妖娆女子。

段锦终于明白了。

“这是……”他脑子转过来了,“这里是……”

严笑胳膊肘压住他肩膀:“是不是还没吃过花酒?”

果然,这里,果然是青楼。

怪不得那么多军中人过来。

男人们经历了几个月的拼死搏杀,精神身体一度高度紧绷。战后安稳了,需要身体上的纾解,裴泽也不拘束他们。

只不奸辱良家,骚扰地方即可。

裴家军不值守的,很快就摸到了地方,又很快,叶家军的人也得到消息。

就成群结队地来了。

段锦知道青楼、吃花酒是怎么回事,毕竟不是傻子。

只他长这么大,还没有来过这种地方。

袖侧提醒您:本章未完,点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文网址:http://zhongshengzaifujundengjiqian.qfyd.net/50297650.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fyd.net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