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7 章

推荐阅读:全世界唯一的omega幼崽大爆你老婆没了带着嫁妆穿六零守寡后我重生了东家有喜我跟他不熟真千金和反派首辅HE了竹马难猜天才维修师蝴蝶轶事我撩我老公怎么了?[重生]和秦始皇一起造反权倾裙下[综武侠]侠客们的反穿日常洄天风月狩香江神探[九零]我在八零靠脑洞破案[刑侦]小皇子

第57章

段锦脚步铿锵,进入了正厅:“主人。”

叶碎金抬头,问:“怎么样?”

段锦道:“去看过了,空的,连只老鼠都没有。”

比阳的常平仓是空的。空到老鼠都要饿死的程度。

十郎也回来了:“六姐。”

十郎被派去街上查访。

“和你想的一样,比阳的赋税根本就没断过,一直在征收。”他咋舌,“茶、盐、青苗钱一个不少,还有修城钱、通渠钱、过寿钱、求雨钱……好家伙,只有咱想不到,没有他们不敢收的。”

府牢里关的五郎也都在审。

截止到现在为止,提审的几全是因为赋税和徭役入狱的。

交不上税钱要坐牢。

服不了徭役可以用钱抵,没钱抵的也要坐牢。

五郎来问:“要都放了吗?”

叶碎金问:“审完了没?”

五郎道:“还没,审了大半都是。”

“那也等审完了再说。”叶碎金道,“纵我们知道可能全是,也得等都审完了一起放。不能让人觉得有机可乘。”

他们如今拿不到任何册簿,包括牢狱里记录,只能靠审讯。若间有其他罪名的,见前面的都放了,自然也会声称自己也是因为赋税徭役才被枷了来。

虽然眼下这种可能性很小。但不能给人留下叶家军做事疏漏的印象。

弟弟们,都还需要磨练成长。

“哦!”五郎受教,“好!”

他匆匆去了。

段锦看了一眼五郎的背影。

这几个月,其实大家都在成长。这种成长是自己和旁人互相都能感受得到的。

他又转过头去看叶碎金。

只有她是不一样的。

段锦其实有一种奇怪的感觉。

今年夏日里,主人传授他回马枪的那时候,他曾一度觉得他与她之间似乎与从前不同了。有一种无法与外人道的亲密,远超从前。

可这几个月,在他们大刀阔斧地做大事的这几个月,他却又觉得那曾经的感觉或许只是错觉。

当然叶碎金对他的疼爱和偏爱从没变过,甚至比从前更深。这一点是谁都没法否认的。

可……

就在刚刚,段锦忽然意识到——

不是她对他疏远了。事实上,她对他、对叶家郎君们,都比从前更亲密更关心更好了。

是她本人。

是她本人变得不一样了。

有时候他望着她,会觉得她遥远。

可她明明就是她。

怎会这样?

入城的第日,城里开始有流言散布:

“知道诸位老爷为什么被抓起来了吗?因为女刺史张口就要一万石军粮!”

话不能只说半截,紧跟着就是下半截:“这要摊派到各家各户,折成钱,不知道又要多少钱?”

这下半截话才是流言的重点。

果不其然,街坊百姓听上半截还是听热闹的状态,听下半截一下子火就烧到自己身上

袖侧提醒您:本章未完,点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文网址:http://zhongshengzaifujundengjiqian.qfyd.net/50088049.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fyd.net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