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9 章

推荐阅读:蝴蝶轶事重生在夫君登基前嫁给铁哥们广府爱情故事你的愿望我收下了[快穿]无人渡我小皇子千山青黛嫁寒门权倾裙下继妹非要和我换亲穿成残疾反派守寡后我重生了在娃综摆烂后,我爆红了全世界唯一的omega幼崽洄天风月狩穿成年代文中的学霸妹妹任务又失败了第九农学基地

第49章

指背的触感是九郎还青涩的脸颊。

前世,九郎是第一个战亡的。

少年死于心软。

因为心软,所以死为少年,没有长大。

九郎是兄弟们的一个血的教训,也是叶碎金的血的教训。

没有人能从一开始就心狠血冷的,哪怕是将门世家的孩子也做不到。

都是这样一路趟过来的。

从此在战场上,只有怒目金刚,没有慈悲圣母。

后来有言官参段锦,便道是“杀戮太重”。

叶碎金真的好讨厌这些文官。

段锦若不是一身血气,怎么一路杀上镇军大将军的位子。

他手上沾满人血有什么关系,只要他每次都能活着回来就行。

如今,她对弟弟们,也是如此。

叶碎金收回手,望向坞堡。

火光起来,喧哗声也起来了。

坞堡里的人一连数日看着叶家军在外面练兵,心神上放松了。甚至期盼他们“玩”够了,能自退。

那知道夜半时分,火箭从天而降。眼下可是十月里,天干物燥的时节。火星一引,呼啦啦地火苗子就起来了。

坞堡小,火攻就容易见效。

坞堡果然开门了,匆忙披挂了的男人们疾驰冲杀了出来。

外面迎接他们的是整整齐齐、守株待兔的鹤翼阵。

随着大门洞开,敌人冲击。领兵人一声令下,

“放箭!”

锋利的箭矢流星一样射出去,迎接第一波冲击。

最前面的冲锋者中箭落马,失了主人的马匹面对前方的杀意,本能地调整了方向,向战场侧方奔逃。

拒马绊住了提速冲杀的去路。骑兵若拉不起速度,就失去了骑兵的优势。

鹤翼合拢包抄,青衫军围攻了过来——

以多欺少。

三郎枪出如龙,连挑了数人,转眸间,看到七郎正一枪扎透敌人肋下,将人从马上惯了下来。

目光扫过战场,或三人组,或五人队,长矛、短刀、盾牌组成最基本的作战单位与对方缠斗、围杀。

经过这些天的实战演练,新兵已经开始褪去了生疏和胆怯,不再会出现慌乱不成阵型的情况了。

盾牌手掩护,长矛刺过去。

校场上刺的是草人,战场收割的是人命。

己方士卒没有落单的。

单兵战斗是人力不够的最差的打法,毫无疑问伤亡率是最高的。

既兵力充足,能碾压,傻子才不以多欺少。

叶碎金的这种打法没有挑战性,但是三郎喜欢。

因他虽不是家主,却是这一代的长兄。他和叶碎金的思维模式是靠近的——首要的是弟弟们,然后是己方的将领士卒。

碾压式的打法确实不那么刺激,但是战损最小。

叶碎金在方城不留活口,事后叶家堡也有些人颇有微词。

你做得再好,这世上总有人会看不惯你行事——嫌你是个女子,又嫌你心狠手辣,

袖侧提醒您:本章未完,点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文网址:http://zhongshengzaifujundengjiqian.qfyd.net/49994225.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fyd.net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