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3 章

推荐阅读:继妹非要和我换亲洄天大爆月出皎兮带着嫁妆穿六零小皇子七零之改嫁死对头小皇子和御姐法医同居后我弯了守寡后我重生了贪睡香江神探[九零]竹马难猜和秦始皇一起造反嫁寒门任务又失败了蝴蝶轶事我撩我老公怎么了?[重生]普通人,但外挂是神明[综武侠]侠客们的反穿日常

第43章

“六娘。”叶敬仪站出来为十一娘说话,“陈先生都夸十一娘了。”

陈先生便是叶敬仪的刑名师爷。他精通律例,大家族中总得养一两个这样的人才。他是叶碎金特地从养了多年的门客中为叶敬仪选出来的人。

今生的十一娘和叶碎金还没那么亲密。

她年纪小,没赶上跟叶碎金一拨玩耍,后面叶碎金丧父、招赘、管理坞堡,更不可能跟这些小的一起玩了。又有叶四叔横亘在两姐妹之间,自不必提。

说起来,还是这几个月跟着叶碎金学回马枪,才开始熟稔亲密起来。

但她非常崇拜这位六姐。

六姐用这样认真的目光凝视她,认真地与她对话,而不是像爹爹那样总把她的话当成小儿戏言。十一娘于是大着胆子扯住了叶碎金的袖子:“六姐,我想求你个事。”

叶碎金道:“你说。”

十一娘鼓起勇气:“我想拜陈先生为师。”

不等叶碎金回答,她就急急说道:“我跟陈先生提过了。先生说我是小孩子,须得有家中长辈说话才行。”

那当然了。

拜师是一件严肃的事,哪能靠小孩子自己嘴上说说,须得父母领着,奉上拜师礼,学生还要磕八个头,这礼才算成,才定下来师生关系。

叶敬仪笑道:“怎地跟六娘说,你得去跟你爹说。”

十一娘不松手:“我爹怎可能答应,他只会逼着我学绣花。”

实际上后来十一娘女红也很不怎么样,幸好夫家也不缺针线丫头使唤。

但,人一生的精力是有限的。

既然如此,干嘛要把有限的精力投入到其实毫无必要只因为“大家都认为该如此”所以“必须如此”的事情上去呢。

“你想学,我可以帮你安排。”叶碎金没有不当回事,反而很认真,“但你须得知道,若真拜了师,便不是你想学就学,想不学就不学的了。我会盯着你,如盯着你兄长们习武练兵一样的。”

叶碎金在校场上严厉得连十郎都害怕。

十一娘稍稍畏缩了一下,但随即挺起胸脯:“我可以!只要六姐姐肯帮我拜师,我决不偷懒耍滑!”

叶敬仪嘴唇微微动了动。

十一娘再过一两年就得说亲了。甚至可能,一些人家现在就已经上门想联亲了。

这个年纪的女孩子,好好学习女红、厨艺和如何主持中馈,才正是时候。

可叶敬仪抬眼就能看到叶碎金。

她端坐在那里,胸脯饱满,腰肢纤细,明明白白是一个女子。

但那又怎么样呢,她可是邓州节度使!

叶敬仪更能想到,叶碎金在军营的时候,身边也有女婢。那以后,身边会不会也有女官?

虽短暂,但大魏朝女主临朝的时候可也是有过女官的。

叶敬仪于是闭上了嘴巴。

拜师这事,陈先生那里不是问题,问题当然是叶四叔这里。

叶碎金回到叶家堡把话跟他一提,他把眼睛一瞪:“她学这个有什么用?”

袖侧提醒您:本章未完,点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文网址:http://zhongshengzaifujundengjiqian.qfyd.net/49800950.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fyd.net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