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1 章

推荐阅读:和御姐法医同居后我弯了蝴蝶轶事你老婆没了我撩我老公怎么了?[重生]风月狩小皇子真千金和反派首辅HE了我跟他不熟七零之改嫁死对头他穿成了帝国瑰宝权倾裙下香江神探[九零]无人渡我满朝文武都能听到我的心声在娃综摆烂后,我爆红了笨笨崽崽成为娃综对照组后东家有喜第九农学基地竹马难猜小皇子

第11章

第11章

内乡县令这几天根本睡不着觉。

一闭眼就是城门楼子上吊着的那些个死人,尤其是正中被剐的那个。

他这几天都没吃下肉去,一看见肉就犯恶心。

天热,尸体腐了,城门楼子上苍蝇嗡嗡地论群飞。内乡县令过去又瞧了一回,掩着鼻子跟县尉说:“要不然,放下来吧。”

县尉还没说话,守门的小吏已经慌忙开口阻止:“使不得!使不得呀大人!叶家堡大小姐说要曝尸十日方可放下来,大小姐临走前特别说的!”

内乡县令跟叶碎金打交道不多。因她是个女子,总觉得不便。叶家堡那边大概也是这样觉得,所以需要的时候出来和他们这些官吏应酬的,都是叶老四那一辈的叶碎金的叔叔伯伯们。

因此,内乡县令对叶碎金的印象一直停留在:漂亮,老堡主独生女,功夫厉害这几样上。

至于她这个人是个什么性情的人,一直没有过多的了解。

他们甚至至今都不习惯称她为“叶堡主”。

回想起来,她掌了叶家堡的这三年倒也四平八稳,没出过什么大岔子。

但内乡县令一直觉得这是因为有叶家诸多长辈扶持、看顾的应有结果,而不是叶碎金的功劳。

但现在,突然一下子,叶碎金这个女人的存在感变得强烈无比。

他看着小吏,甚至都能看到他眼中的敬畏。

毕竟他和县尉那日不在现场,而守城小吏却被迫近距离目睹甚至可以说参与了剐人的全过程。

据说钱屠户好几天没开张了,说是找铁匠打新刀呢,说新刀打出来之前不开张。

这就是放屁。他一个屠户家里难道只有一把刀?

一定是跟他一样睡不着觉,老做噩梦。

不只小吏,内乡县令一说“放下来”,周遭的守城小兵们都明显紧张起来了。

内乡县令忍着恶心又看了看,道:“也好,正给那些有心思的流民一个震慑,那便吊足十日吧。”

县尉照例捧臭脚:“大人英明。”

县令没吭声。

待回到县衙坐下来,小厮上了茶水,县令问县尉:“这两天有什么感觉?”

县尉顿了顿。

县令:“说就是了。”

县尉便说了实话:“城里城外,都安静了很多。”

人不是白杀的,肉不是白剐的。叶家堡突然发威,震慑力不是瞎说的。

县令点点头,又摇摇头,幽幽地叹了口气。

县丞也在一旁陪坐,闻声和县尉对视了一眼,心底约略都有些明白。

从前叶家堡虽也是地头蛇,但终究他们才是官,叶家堡是民,各安其位。如今叶家堡这一出手,隐隐地,双方地位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而自从宣化军溃亡京城又被其他势力吞并,唐州、随州、复州、郢州和邓州的官员背后,其实是没有了支撑的。

许多地方乱了之后,官员都挂靴回乡了。

邓州的官员还能如此安稳,恰恰就是因为有叶家堡。

如今叶家堡还不算翻

袖侧提醒您:本章未完,点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文网址:http://zhongshengzaifujundengjiqian.qfyd.net/49362193.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fyd.net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