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推荐阅读:让你代管花店,星际灵植复苏了?英灵变身系统3私房医生穿成渣A后我的O怀孕了穿成校园文男主的后妈女配在婆媳综艺爆红了我靠宠妃系统当了秦始皇的国师小崽崽找上来了判官皇贵妃穿到乱世搞基建(女穿男)九十年代进城记星际第一火葬场股掌之上职业替身这题超纲了某某七零海岛养娃日常哭大点声锦衣杀

第2章

“皇上,沈大公子着人从关外送来的汗血宝马,已经送去宫廷马场了。”

汪直弓着身子上前禀报,见帝王正阅奏折,又小心翼翼添了一句,“沈家父兄几人,是恨不能隔三差五就往宫里送点东西,大抵是不放心沈美人吧。”

沈氏,可是沈家父兄的掌中娇。

这个节骨眼下,皇上正需要各方势力的支持,尤其是手握兵权的沈家。沈家儿郎个个都是人中龙凤,任意搬出一人,也足可独当一面。

更何况,燕王与沈家交情甚笃,也曾在沈家军营历练,满朝文武愈发推崇燕王,无疑,会撼动帝位。

汪直以为,皇上理应继续宠爱沈氏,最好是能彻底拉拢了沈家。

这时,尉迟胥一个眼神射了过来,吓得汪直身子一哆嗦,当即连续自扇耳了几个耳光,跪地道:“老奴多嘴了!老奴该死!”

先帝在位时,尉迟胥续齿老二,姜太后之所以选择扶持他,是因着他背后没有强大母族,而燕王尉迟舟排行老三,与尉迟胥仅相差几个月大,年少时曾一块在沈家军营历练了几载。

燕王是先帝几个儿子当中,最受权臣推崇之人。

汪直的担忧,不无道理。

但,尉迟胥却仿佛根本不在意。

至少,汪直看不懂他脸上的神色。

尉迟胥从龙椅上起身,玄色帝王常服随着他的走动,衣袂翩然:“朕正好许久不曾碰见良驹了。走,去马场。”

尉迟胥也曾征战几年,是在马背上长大,回京后骑马驰骋的机会,便少了。

宫廷马场占地极广,帝王过来时,那几匹汗血宝马已经被太仆寺卿洗刷干净,油亮的毛发、结实修韧的肌理、矫健身躯,都预示着这几匹汗血宝马,绝不是普通的马驹。

尉迟胥深沉不见底的眸子,终于起了一丝波澜,来了兴致。

无视宫奴的担忧,尉迟胥挑了一匹眼神最为烈性的枣红马,一跃而上,策马疾驰。

“皇、皇上!小心呐!”汪直抬袖擦汗,满目担忧。

皇上出生时,身子骨孱弱,是去沈家军营历练过后,才练成了如今的体魄。可没人比汪直更清楚,皇上熬到今日,究竟受了多少苦头。从一个不受宠的皇子,到年轻的帝王,是拿命换来的。

烈马难驯,尉迟胥偏生就喜欢征服。

一圈跑下来,烈马倒是开始认主了。

就在尉迟胥策马路经桦木林时,烈马忽然当空嘶鸣,马蹄高高扬起,以尉迟胥的经验,便是这烈马感知到了危机。年轻的帝王眼眸倏地冷沉下去,视线横扫当场。

几名黑衣人从桦木林杀过来时,尉迟胥的手已经搁置在了腰间,瞬间,拔剑出鞘,剑鸣长空。

“哈哈哈,你果然是一匹好马,沈渡的眼光素来狠辣。”尉迟胥对身下这匹烈马甚是赏识。

沈渡是沈家大公子,文韬武略,坊间流传一句“一见沈郎终身误”,便是因他而起。

一根箭矢射来,尉迟胥手中长剑挥去,将那根箭矢准确无误的挡开,箭矢在半空断裂成两半,箭尖斜射/入桦木树干,震得落叶纷飞,足可见,方才尉迟胥挥剑

离九儿提醒您:本章未完,点下一页继续阅读。>>>

《宠妃只想混吃等死》,牢记网址:qfyd.net

本文网址:http://chongfeizhixianghunchidengsi.qfyd.net/54314039.html
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qfyd.net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